前言:

我自己一直都有胡思乱想的习惯,总会想到一些故事,然后自己掉进去,它们都是不合常理的,且融合了我所看过的很多影视,游戏的元素。我想把一些自己觉得挺有趣的故事理顺并合理地写下来,这个故事就是这样来的xD

因为担心写的太烂,我不敢发在别的平台,自己有个博客的话,就放在这里好了:D,如果你喜欢它并有自己的想法,可以留下评论,谢谢茄子!

另外,别忘了博客的标题(・∀・)

最下面有页面选择按钮,第二章什么的在第二页哦!


《逃离》

第一章

第一节-后生

“叮——!”

——[爷爷]——

我把手机重新丢回床上,把床边的盒子踢到一边并试着让它们看起来整齐一些,但是这也没法改变我的房间乱得就像战后的废墟一样,也许与它们唯一的区别就是墙壁仍然是完好的,仅此而已。

柜子在我的床对面,在它的最顶端格子里,整齐得放着一个证书和盒子,以及一把纳甘转轮枪,上面刻着的一颗红星。今天是把这些东西给爷爷看的日子。

他没少看这些东西,从得到它们起,他就一直看,看到联盟解体,直到他永远闭上眼睛。现在他在郊外的一片墓地里,而我到了每年例行的看望他的日子。

去墓园的路在出门后的西边,路上有家面包店,我可以到那边买一些吃的再坐车。从装子弹纸盒里拿出14发子弹,把7发子弹装进了转轮枪,然后别在右手边腰带,其余的子弹被我揣进裤兜,证书和盒子则被我放在小包里。

现在已经上午10点了,面包店的人并不多,只有两个男人,其中一人在左顾右盼,从站的距离来看两个人应该是同行的。

「到了看爷爷的日子对吗,夏戈尔?」面包店的女店长看见是我后马上开始拿我常吃的肉松面包以及牛奶,「少见的早起。」

「嗯,没错」

「你的爷爷是英雄,可惜命运对他不公」

每年都重复着的对话。

「这是您的,那个还能给我看一下吗?」

「没问题」我掏出那个已经变成暗红色盒子,一个勋章在里面安静的躺着。

「国家英雄……祝你好运!」

我点了点头,把东西收起后重新塞回包里,然后嚼起面包。

公交车刚好停在了路边,车上人并不多,我走到车尾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车子缓缓地起步,朝着前方继续前进。

——

我走到墓碑前,拿出盒子和证书,摆在地上,抚摸着这一块冰冷的石头,因为这一天的缘故,我也开始回想起以前和爷爷度过的时光……

「……我们重新夺回了高地,大家争先恐后地寻找着下一个掩体,敏捷地把半人长枪重新摆正位置,对准敌人的方向……」

「……军队在首都的广场整齐地经过,人们的欢呼声就像海浪一般,盖过了坦克车的轰鸣……」

爷爷坐在沙发上和我讲着他以前故事,我摸着转轮枪,不停地转动着它空空的弹仓……

每次想起来这些,我就会再想想当前生活浑浑噩噩,家里留下的积蓄也快被我花光了,如果再不找到工作……

「嘿老兄?」

我的右肩膀被一双粗黑的手拍了一下,我扭头看了一下那个方向。

「战斗英雄勋章,会有很多人喜欢的」

我的另一边也传来了一个有些沙哑声音。

我摆脱肩膀上的手,转身靠在墓碑上看着面前的俩人,我认出来是在面包店见过他们。

「我爷爷也是很喜欢它」我皮笑肉不笑地回答。

「介意给我看看吗?」那人再次伸出那黑乎乎的手,我根本不想把勋章交给他,完全没有理由。

见我没有动,另一个人慢慢走上来,低头要去捡我脚边的勋章。

我有些恼火,按着他的头把他推了出去,那人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,最终失去平衡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稍黑的那人立刻冲上来,抬手要打我,我没有反应过来,左脸颊挨了一拳,所幸我及时扶着墓碑,没有倒地。那人趁我没缓过劲,立刻捡起了勋章,转身就要跑。刚刚还倒在地上的家伙现在已经爬起来了,手里拿着一把匕首,快步朝我走来。

我看见勋章被抢走,已经怒火中烧,见这人要刺我,我抽出了转轮枪,对准面前这人的心脏。

「……指肚扣稳扳机……」

扳机被我轻轻压下了一点……

拿匕首的手开始往后缩……

……

……

「砰!」

枪口附近瞬间出现的烟雾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,而掉落在地上的匕首让我紧张的心暂时平息了一些。

勋章!

我不带犹豫调转枪口,瞄准另一边正奔跑着,慢慢离我有些距离的背影。

「砰!」

没有反应……

「砰!」

还是没有……

我的心再次被揪紧。

……

「砰!」

……

背影像是被绊倒了一般,直接栽倒在地上,过了好几秒钟都没有再爬起来。

我垂下拿枪的手,连续射击使我的虎口处开始发红,刚刚一直被我忽略掉的痛感开始一阵一阵地传达到我的大脑。

我杀人了。

是两个强盗。

我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这两句话……

这是 《逃离》 系列文章中的第 1 篇,共 1 篇

  • 《逃离》第一章(1-3节)


万物皆虚,万事皆允